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第10章 糖糖姐姐

小说: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作者:玫瑰困困 更新时间:2022-08-06 08:12: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虞向唐拿着毛巾和牙刷回病房,走到半路她突然想起白景秋说左边病床的小男孩没有人来照顾,双脚自动返回,拐进洗漱间旁的便利店。

  小孩子不能乱补,她挑了一箱看起来有些营养的牛奶和一点水果,给自己买了把梳子梳头,又拐回洗漱间将水果洗干净,拎着湿漉漉的袋子回到病房。

  “小姑娘回来啦?”大娘正在吃自己女儿带来的饭,圆鼓鼓的包子和几样菜摆满了小桌板,大娘挥舞着筷子热烈邀请:“一起来吃点儿?”

  “不用了。”虞向唐友好地笑笑:“有人买饭,这就快要回来。”她打开塑料袋,拿了两串葡萄放到大娘面前的小桌上:“洗干净了”

  “哎呀,这葡萄一看就贵。”大娘忙使眼色催促女儿拿点东西给虞向唐:“这多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虞向唐摆摆手,示意小姑娘不用出门:“我等着回来吃饭。”

  “咋还买了牛奶呢?”大娘眼睛尖,看见她正提着的牛奶盒外包装:“小姑娘怎么还买了儿童奶?孩子几岁了?”

  “没,”虞向唐摆摆手,刚想说话,就被大嗓门的大娘打断。

  “买给你隔壁床那小孩的吧?那小孩也是可怜,一家五口出车祸就剩自己,听说还是个什么财团的少爷,哎呀,还在icu的时候可多人都来打听事儿,都穿着黑西装亮皮鞋,往病床前面一杵可吓人。”

  “你看现在没人吧,家里那么富,现在还欠着医院费呢,那些个亲戚啊可是靠不住,icu一天好几万可是跟你闹的?一听这小孩手里没钱,得,亲戚也不来了,也没人管这小孩吃饭”

  大娘的嘴像炮仗一样突突突突地讲,虞向唐忙上去制止大娘再说出什么东西,她捂着大娘的嘴往小孩病床那边担忧地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在这大嗓门下,小孩听到了多少。

  她逃回自己的帘子里将东西放好,正愁没有机会看看小男孩是什么情况,白景秋就掀开帘子进来。

  他带着皱皱巴巴的蓝色医用口罩,眼神凶凶的,头发也乱糟糟。

  “你去抢钱了?”虞向唐一愣,她还没见过这个样子的白景秋。

  “人太多了。”白景秋将装着饭菜的塑料袋放好,他不就想说出一米八七的人被买饭的人群挤来挤去,挤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这种事。

  “医院就是人很多。”虞向唐望了望病房门口,虽然被帘子阻隔了视线什么也看不见:“大家都匆匆忙忙的,忙着去照顾病人,忙着去见谁最后一面。”

  她支起小桌板,把白景秋买回来的饭菜一样一样拿出来摆在上面。

  “怎么买了三份粥?”虞向唐了然,她拉了拉白景秋的衣角,示意他看地上的一箱牛奶。

  “把奶和水果一起给小孩子送过去。”她凑到白景秋耳边小声说,毕竟就隔了两张帘子,她甚至能听到大娘女儿刷短视频的声音。

  白景秋拍拍她的手,刚要弯腰提东西,头顶就附上一双手。

  “你这头发,”虞向唐忍俊不禁,舞台上光芒四射的kuiller队长什么时候这么灰头土脸过:“我买了梳子,蘸水给你梳一梳。”

  她拿起桌子上的崭新保温杯,倒了一点水在手心,杯子里的水还是温热的,想来白景秋帮大娘整明白高科技热水壶,为自己讨了一点水温着。

  把梳子浸在手心的水里蘸好水,虞向唐坐在床边,拿着梳子抬手往白景秋头上梳,白景秋乖乖低头,蹲在她面前,把脑袋靠在她大腿上,任由她柔软的手穿梭在自己发间。

  “ok,”虞向唐拍拍白景秋的脸示意他起来:“恢复成大帅哥了。”

  白景秋胡乱点头,虞向唐眼尖地发现他的耳尖染上淡淡的粉色,她觉得有些好笑,加上想探望病床上的小男孩,便催促白景秋快拿牛奶掀帘子,自己跟在后面探头探脑。

  “咳,明珠?”白景秋清清嗓子,用手拍了拍紧闭的帘子,

  “秋秋哥哥?”男孩的声音传来:“请进。”

  男孩正坐在病床上望向窗外,他听见帘子被拉动的声音后回过头来,和虞向唐对上视线。

  男孩白净却有些消瘦,他的裸露的胳膊上全都缠着绷带,脚上的绷带延伸至裤腿里面,也许缠到脚腕,也许还要缠到小腿。

  “这是哥哥说的女朋友吗?姐姐好漂亮。”男孩抬起缠满绷带的手,冲虞向唐轻轻挥了挥。

  虞向唐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她还没来得及将桌子上要拿给男孩的粥和菜端起来,帘子就被白景秋掀开。她对着男孩笑了笑,然后暗自踹了白景秋一脚,我还没准备好呢。

  她见男孩的桌子上还有没吃完的两三个小笼包,便走上前收拾桌子,男孩连忙阻止:“姐姐,不用收拾”

  提起塑料袋时虞向唐捏了一下,小笼包早已经凉的发硬,她看到男孩不舍的神色后给白景秋使了个眼神,自己走出去将垃圾扔掉。

  白景秋见状,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午饭不吃凉的东西,姐姐给你买了热热的午饭和牛奶。”他将牛奶拎到小孩能看到的高度,“不过牛奶要吃完饭才能喝哦。”

  “谢谢秋秋哥哥。”男孩抬起头,享受着白景秋的摸摸。

  “怎么不谢谢糖糖姐姐?”

  “因为我知道,我这两顿饭都是哥哥买的,姐姐买牛奶也是哥哥说的吧。”

  “你还挺聪明。”白景秋失笑,伸手揉了揉男孩的头:“牛奶是糖糖姐姐自己买的哦,还有好吃的水果。”

  “糖糖姐姐比较害羞但是人很好,你逗姐姐笑了,就给你买好吃的。”

  虞向唐回来之后看到的就是一幅兄友弟恭其乐融融的景象,她挑了挑眉觉得不对劲,这两个人是不是背着自己达成了什么奇怪联盟。

  男孩见到虞向唐,气沉丹田,冲着她喊了一声:“糖糖姐姐好!”

  声音之大,引得门口病床的大娘都掀开帘子往这里看。

  虞向唐笑出声,对着白景秋说:“你教他叫我唐唐姐姐的?”。

  她帮白景秋将还没转移完的饭菜一并拿过来,男孩空空荡荡的小桌板也被摆满了热乎又香香的饭菜。

  “我叫林明珠,糖糖姐姐叫什么?”男孩睁着一双眼黑多眼白少的大眼睛望着虞向唐。

  “我叫虞向唐,虞美人的虞,朝向的向,唐宋的唐。”虞向唐将两张病床间的帘子彻底拉开,她探身把洗好的水果掏出来摆好。

  “欸?不是糖果的糖吗?”林明珠转头看白景秋,白景秋站在虞向唐看不到的地方疯狂摇头。

  “你可以叫我糖糖姐姐呀,我朋友都叫我糖糖的。”虞向唐笑眯眯地摸了摸林明珠的脑袋,手感还不错。

  男孩手上虽然缠着绷带,但动作很麻利,他一边喝粥一边转着那双黑溜溜的眼睛,观察面前小规模吵吵闹闹的两个人。

  “就一口,就吃一口。”虞向唐痛苦地捧着白粥,她实在咽不下去这没滋没味的东西。

  “不行哦,医生说你这两天只能喝点粥。”白景秋咬着黑椒牛肉饼,肉的香气直直钻进虞向唐精致到经常被人怀疑是do过的鼻子里。

  此刻虞向唐倒情愿自己的鼻子do到嗅觉失灵,这样就闻不到少年筷子里黑椒肉饼的香气。

  虞向唐一脸艰难地往下咽,医院周边着实没什么好饭店,全图一个量大实惠,但这粥实惠到她快喝吐了都还剩一大半。

  “姐姐要全喝完哦,一会儿还要吃胃药。”白景秋看看表:“六个小时后再打一次吊瓶。”

  “我错了,我不该吃辣。”虞向唐捧着白粥忏悔:“如果我不吃辣椒我就不会急性肠胃炎,如果我不急性肠胃炎就不会必须喝白粥,如果我不必须喝白粥就不会不能吃肉啊呜。”

  虞向唐看到凑过来的肉饼,直接一口咬住。

  “吃了肉就要把粥喝光哦。”白景秋把肉馅掏出来一点点洒在虞向唐的粥上,让这位大小姐乖乖咬着香香诱饵。

  “好哦。”有了黑椒味道后虞向唐才能压住快要涌上喉头的反胃感,她拿着勺子搅拌白粥,眼睛还看着桌上颜色鲜艳一看就好吃的几道菜。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白景秋揉了揉虞向唐的头发,他把菜拿到了远离虞向唐的林明珠面前:“明珠多吃一些菜,吃饱了才能恢复的更好。”。

  “谢谢秋秋哥哥。”

  林明珠很有眼色,他这段时间没人照顾,饥一顿饱一顿的,早上白景秋送的早餐早就消化完毕,饿得肚子咕咕叫都只是小口小口地喝粥,没有动桌上的饭菜一下。

  不能没大没小惹人讨厌。

  林明珠黑溜溜的大眼睛在白景秋和虞向唐中间转来转去,他捧着比自己脸还大的肉饼啃来啃去,但小孩子力气也小,不一会儿就手酸嘴酸,嚼不动厚厚的饼皮。

  虞向唐见状,放下勺子,拿了干净的餐具帮林明珠将饼切成小块,浸泡在粥里让外饼皮变得软硬适中。

  白景秋就侧着头看她忙东忙西,阳光从窗户透过来洒在病床上,虞向唐一侧的头发散下来了,白景秋伸手将那缕头发接住,挽在虞向唐耳后。

  虞向唐回头见白景秋盯着自己,不由有些羞赧:“盯着我看干嘛?”

  “看你好看。”白景秋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和十八岁的脸完美融合:“糖糖真好看。”

  “别叫我糖糖。”虞向唐没来由得感到背后一阵颤抖:“小孩子要叫我姐姐。”

  其实她还在将白景秋当成年轻的弟弟看待,和林明珠没什么两样。

  或许还是有些不一样的,白景秋想,他叹了口气,或许还没到时候,徐徐图之才是正道。

  “好吧,那姐姐喜欢小孩子吗?”白景秋给林明珠使了个眼色,不想去孤儿院就配合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