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别看戏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将启

小说:修仙别看戏 作者:踏歌行人未停 更新时间:2021-07-28 02:36: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立刻替换立刻替换,两点后再来——

  五华派众人不知道东南边陲各门已经隐约从在一次奇妙经历当中体悟到他们宗门行事作风的真谛,大部分人的心思落在在周边那些各具风采的陌生脸孔上。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似拨开云雾终于看清这片被烟雾缭绕的世界。原来世界的真相是这样……先前隔了的那层破不开的屏障终于被撕扯开来,露出峥嵘的内里。

  这些人……都是境外之人!!来自于他们不曾接触过的那个世界,这是一个与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对于大部分不知道内情,在东南边陲土生土长的人来说,东南边陲外的地方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盲区。

  心大一点的可能都不知道这个世界除东南边陲还有别的地方,以为世界只有目之所及这一块。

  也有些人知道内情的,但仍是对东南边陲外边认知有限,普遍默认都在是什么荒蛮之地。

  可如今一看,所谓荒蛮不开化的人大概是他们自己罢。

  东南边陲众人虽然控制很好,然而现实内心却一点都不平静。他们该感谢五华派还算厚道,透露了些信息给他们知道,让他们不至于茫然失措地面对这样的情境。

  不过老实说,重塑三观的过程也当真是格外艰难。

  宁夏他们倒还好些。

  尤其是元衡真君,他年轻时就属于→侠一类,常常四处游走,听到什么离奇的地方就会想着找机会去看一看。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不就是人么?有什么好怕的。毕竟也是,在元衡真君眼中,这些修为绝大部分都在筑基金丹的小家伙们还真的没什么好怕的。

  尤其他从宁夏处已经获取了一定的信息,心里也有底了,不至于像是其他人一样不知所措。虽然他心下对于东南边陲的安全也有几分忧虑,但比起无谓的担忧和假设,元衡真君更喜欢论实际操作。

  既然了解到有些事情不可避免,那接下来自然是……想些法子法子。

  元衡真君对于这些就在眼前天然的“研究素材”可谓是空前地好奇。

  “那个……”

  “好像是司南城附近一个小宗门,叫什么白云门的。”宁夏看了眼。难怪真君会看到,这宗门别的不说但衣裳挺特别的,一身白衣飘飘,风一拂过去那附近飘着的都是他们衣袍,猎猎作响。

  说起这个门派还真的有点印象,不然也不会对一个司南城附近的小宗的名字记得这么清楚。

  中土大小宗门何其多,东南边陲的宗门数量连人家百分之一数都没有。宁夏的记忆力还不错,但光是记住那些中大型宗门的名字都花费了她许久功夫,像是白云门这样的存在理论上她应该记不得才是。

  奈何这白云门当真是另辟蹊径,叫人想忘都忘不了。人家实力不咋地,但花样却多。

  他们们可以说是宁夏来到东南边陲见过最像是修真人士的修士,穿得那叫一个仙气飘飘,仙风道骨,道岸貌然。

  而且男的俊,女的美,几乎可以说是这附近出了名的“天团”。他们似乎对于修行并不热衷修行,更喜欢一门心思扑在交际上。而更为出名的是他们的看脸选人的奇怪规则,据说只要长的不错没有灵根都可以进门当杂役。

  宁夏之前在司南城也曾经被白云门的搭几次,都是要挖人的意思。所以她是该高兴自己的脸长得还能入别人的眼么。

  因而对于这个门派宁夏印象格外深切,元衡真君一问她就应出来了。

  东南边陲众人虽然控制很好,然而现实内心却一点都不平静。他们该感谢五华派还算厚道,透露了些信息给他们知道,让他们不至于茫然失措地面对这样的情境。

  不过老实说,重塑三观的过程也当真是格外艰难。

  宁夏他们倒还好些。

  尤其是元衡真君,他年轻时就属于→侠一类,常常四处游走,听到什么离奇的地方就会想着找机会去看一看。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不就是人么?有什么好怕的。毕竟也是,在元衡真君眼中,这些修为绝大部分都在筑基金丹的小家伙们还真的没什么好怕的。

  尤其他从宁夏处已经获取了一定的信息,心里也有底了,不至于像是其他人一样不知所措。虽然他心下对于东南边陲的安全也有几分忧虑,但比起无谓的担忧和假设,元衡真君更喜欢论实际操作。

  既然了解到有些事情不可避免,那接下来自然是……想些法子法子。

  元衡真君对于这些就在眼前天然的“研究素材”可谓是空前地好奇。

  “那个……”

  “好像是司南城附近一个小宗门,叫什么白云门的。”宁夏看了眼。难怪真君会看到,这宗门别的不说但衣裳挺特别的,一身白衣飘飘,风一拂过去那附近飘着的都是他们衣袍,猎猎作响。

  说起这个门派还真的有点印象,不然也不会对一个司南城附近的小宗的名字记得这么清楚。

  中土大小宗门何其多,东南边陲的宗门数量连人家百分之一数都没有。宁夏的记忆力还不错,但光是记住那些中大型宗门的名字都花费了她许久功夫,像是白云门这样的存在理论上她应该记不得才是。

  奈何这白云门当真是另辟蹊径,叫人想忘都忘不了。人家实力不咋地,但花样却多。

  他们们可以说是宁夏来到东南边陲见过最像是修真人士的修士,穿得那叫一个仙气飘飘,仙风道骨,道岸貌然。

  而且男的俊,女的美,几乎可以说是这附近出了名的“天团”。他们似乎对于修行并不热衷修行,更喜欢一门心思扑在交际上。而更为出名的是他们的看脸选人的奇怪规则,据说只要长的不错没有灵根都可以进门当杂役。

  宁夏之前在司南城也曾经被白云门的搭几次,都是要挖人的意思。所以她是该高兴自己的脸长得还能入别人的眼么。

  因而对于这个门派宁夏印象格外深切,元衡真君一问她就应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