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霄宫内!

  三位清气道人拔擢而起,乃是第一批赶到紫霄宫的。

  偌大的紫霄宫,清清荡荡!

  六枚蒲团安安静静的躺在距离鸿钧法座最近的地方,被圣人光泽笼罩,道法氤氲!

  老子见之,顿时面露悻然。

  “二弟、三弟,如今无人与吾等争锋,应当居首位才是!”

  “那有六座蒲团,想必大有来头!”

  “吾三兄弟,必要占据三席!”

  元始通天也是激动的连连点头。

  三清毫不犹豫的直奔蒲团,抢得三个首位。

  刚刚坐下不消片刻。

  一人首蛇身的女子掠空而来,身临紫霄宫。

  女娲定睛一看。

  大殿中尚且无有多余之人,竟还有三枚蒲团可坐,稍稍松了口气。

  “本以为来晚了,没想到竟还是早些的。”

  “可惜大兄有事,不能同来,耽搁了时辰。”

  “那蒲团只有六枚,三清道友独占一半,想必是好机缘,吾不可错过!”

  念及如此。

  亦是飞身上前,稳坐蒲团!

  冲着一旁的三清施以笑意。

  “三清道友来得早啊!”

  老子通天淡笑回应。

  “女娲道友!”

  唯元始面色冷淡,却也未曾说什么。

  只觉得女娲人首蛇身,并非纯粹道体,与他们平席而坐,多多有损他们的身份。

  但也不愿意横生事端。

  就在此时。

  红云和鲲鹏结伴,欣然飞身入殿。

  一眼就看到了仅剩两个的蒲团。

  鲲鹏自是大喜,忘乎所以。

  “红云道友,你当真是吾之福星!”

  “这仅剩的两个蒲团,正应当你我同坐啊!”

  红云也是自然乐得机缘。

  “道祖亲赐,自是顶好的机缘!”

  “鲲鹏道友,请!”

  二人也不犹豫,当即飞身落座!

  红云率先冲着一旁的女娲笑着打招呼。

  “祝贺女娲道友,幸得机缘!”

  女娲亦是笑着回礼。

  “红云道友,鲲鹏道友同样福缘不浅!”

  “日后同门论道,共修功德!”

  本也都是先天妖灵之躯,论关系,她自然和红云还有鲲鹏更亲近一些。

  三人这边说笑,另一边的三清则是默而不语。

  自诩为盘古正宗。

  他们在心中可自认为比其他先天圣灵地位高得多。

  三兄弟也更加抱团。

  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去招惹他们的。

  正当座次落定。

  殿外却是哭天抢地飞身进来两位衣着破烂之辈,嚎哭着冲到蒲团之前。

  准提抹着眼泪,哭的声嘶力竭。

  “都怪我来迟了啊!!”

  “西方灵脉被毁,贫瘠清苦,本想着此番来紫霄宫听道可占据一席之地,也好让我西方有翻身之日!”

  “未曾想,最后两个位置,也被旁人占据啊!”

  接引自一旁面色哀怨,不停的叹气。

  “准替师弟,我西方应当是无有大兴之望了。”

  “这座位,你我坐不到,修为也只会一步步落于人后,西方何来大兴?”

  “对不起万千信众,弥陀百姓啊!”

  这二人哭喊之声,悲惨至极。

  潜意识里,林檎正在参悟功法。

  突然被吵醒了。

  顿时皱起眉头,连通了本体,立刻就发现是西方这两个家伙在哭惨。

  “嗯?这么拙劣的演技,就想骗走成圣的机缘?”

  “红云,你可别犯糊涂。”

  渐渐地,后来紫霄宫听道者也纷纷侧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端坐蒲团的六人亦是被吸引了注意力。

  红云率先满脸疑惑的回过头来。

  古道热肠,眼见准提哭的伤心,自是忍不住想要帮帮忙,当即就要起身。

  鲲鹏自一旁满脸狐疑,急忙拽住了他。

  摇了摇头,传音提醒。

  “红云道友,这二人乃是西方须弥山菩提树下所化圣灵,口舌虚实,切不可信!”

  “你切莫起身多,容易丢了位子!”

  鲲鹏算不上好心,却也是善意。

  他自己一人无有帮靠,本心觉得红云善良宽厚,或许可以合作,壮大声势。

  若他被西方那两个家伙诓骗,丢了机缘。

  保不齐自己也要受到牵连。

  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红云则是笑着摇了摇头。

  “鲲鹏道友不必这般提防,我看那两位道友也不似有什么坏心思!”

  “见二位道友哭的凄惨,我也只是问问,兴许能帮上忙呢?”

  说着,当即不顾鲲鹏劝阻,执意起身。

  林檎作为第二人格,此刻自是能够感受到红云那迫切想要当烂好人的心思。

  心中顿生无奈。

  “帮忙?哼,他们只是想要你的蒲团位次罢了。”

  “洪荒人人眼红的机缘,你倒是这般不珍惜。”

  “日后丢了成圣的可能,可会有人帮你?”

  一旁。

  鲲鹏想拦也没拦住。

  只能悻悻收手,自顾自的好,随红云怎么折腾吧。

  红云心生善意起身。

  刚空出来蒲团,立刻引来接引准提瞩目,顿时哭的更大声了!

  “二位道友,为何事哭的这般凄惨?”

  “若有什么难出,尽管说出来,在座这么多道友,兴许有人可愿意帮忙呢?”

  乍一见到红云这般良善。

  周围看热闹的人各个暗自留心侧目,并没什么人热心上前。

  三清兄弟更是面面相觑。

  嗤笑着摇头。

  真是蠢的不可救药,这种伎俩把戏也信?

  到手的机缘,只怕是要拱手让出了。

  鲲鹏无奈扶额,叹了口气。

  这家伙,也太过热心肠了。

  不过事不关己,他也懒得再三叮嘱,看红云自己的造化吧。

  只要别牵累到自己就好。

  准提眼中含泪,却是精光闪烁,一把拉住红云,顿时凄惨哭诉。

  “红云道友,你真是好心啊!”

  “此事,本来也是我西方之命,本不应该叨扰道友修行,可,可是在是心中戚然,难过啊!”

  “当年鸿钧道祖大战魔祖罗睺,自西方毁了须弥山灵脉,致使我西方贫瘠,清苦无灵啊!”

  “吾等师兄弟二人,好不容易修炼到金仙境界,却苦无壮大西方之法。”

  “正愁眉不展的时候,听闻道祖开坛讲法,本想着若是能来占个位次,日后修行兴许有所裨益,也能壮大我西方之势!”

  “可没曾想,只因为我西方路途遥远,耽搁了片刻,这座位……唉!”

  话音刚落,还没等红云开口。

  接引又是愁眉不展的凑了上来,目光却时不时的在刚刚鸿钧空出来的那个蒲团上乱瞟。

  “红云道友,你散修天地间,机缘无数,想必也不会拘泥于一个位次之争吧?”

  “你看这蒲团之位,可否,让给我西方?”

  此一出,接引准提俱是满脸期待的看向红云。

  s..book721102786216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