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见到鲲鹏抗拒,自是还打算故技重施。

  装出一副可怜之相。

  “鲲鹏道友,你玄海富饶,无边无际,我等好生羡慕。”

  “不像我西方贫瘠冷清,乃是不毛之地,这蒲团若能再得一座,复兴方可更有把握。”

  “你看红云道友都那般好心,知道我西方苦难,主动让出蒲团。”

  “鲲鹏道友你怎么如此不近人情呢?”

  鲲鹏气的面色铁青。

  忍不住怒怼。

  “红云他发好心让给你,我就必须让给你们?”

  “不可能!”

  “先到先得,这机缘你休想从我手中夺走!”

  此一出。

  准提顿时脸色一变,态度更是瞬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鲲鹏,你怎么这般油盐不进?”

  “你一区区畜生之流,湿生卵化的下等生灵,也妄想与我等平起平坐不成?”

  “主动让出蒲团,也好过受些苦头!”

  没等鲲鹏还嘴,已经坐上蒲团的接引更是轻哼一声。

  神态倨傲。

  “鲲鹏,我西方两人前来,没理由只有一人落座吧?”

  “按照位次,既是先到先得,那我坐在第五位,与我同来的准提,理应坐在第六,怎么能被你抢了先呢?”

  “休要胡搅蛮缠,速速让出蒲团!”

  说罢,更是二人一齐向鲲鹏施压!

  鲲鹏以一敌二,自然不是对手。

  可心中憋屈,怎肯将刚刚得到手的机缘拱手让出?

  “你们莫要欺人太甚!”

  “这蒲团何来位次之说,即便是红云让给你们,我也未必要让!”

  说着,更是满怀愤恨的瞪了一眼不远处的红云。

  若不是这个老好人。

  自己何以至此尴尬境地?

  孤立无援。

  硬被西方二人排挤!

  就在此时,许久未曾开口的元始亦是紧皱眉头,不耐烦的看向鲲鹏。

  “尔等湿生卵化,披毛戴角之辈,怎能享此机缘?”

  “速速退去,不要在这儿胡闹,惹了清修!”

  “座次就让给准提,鲲鹏你下去吧!”

  “休要因为你一人,耽搁了道祖开坛。”

  鲲鹏本想据理力争。

  可三清何其强大,兄弟三人团结一起,不好招惹。

  即便是应对接引准提,自己也不是对手。

  难道,真的就要这么放弃到手的机缘?

  红云正好碰上鲲鹏那愤恨的目光。

  顿时一阵心虚。

  猛然间回想到林檎说的那番话,心底泛起阵阵怒火。

  目光灼热的看向那代表道祖亲近之意的蒲团。

  就在此时。

  林檎的那带了几分讥笑的声音再度响起。

  “不甘心?愤怒?那就夺回来!”

  “你的好心,连累了鲲鹏。”

  “西方二人可没谁真当你良善,只当你是冤大头,旁人也会嘲笑讥讽,看你如何让出座位,还祸及旁人!”

  “被算计了,愤怒很正常,你不方便做,那让我出手,夺回来!”

  “把属于我们的一切,夺回来!”

  红云听着耳中冥冥魔音,自是极致隐忍,浑身颤抖。

  “够了!!”

  突然一声爆呵出口,震惊了紫霄宫内所有人。

  林檎见到第一人格开始崩溃。

  心中轻笑一声。

  缓缓开口。

  “你的愤怒我知道,你的委屈也只有我知道!”

  “我是最了解你了,我也会无偿的帮你,你不好做,让我出去替你做,对你没有任何影响。”

  “就算你不争,也总不能牵累鲲鹏吧?”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顾忌什么?”

  “面子?尊严?被夺走机缘,坑害道友,这样你就有尊严了?”

  红云听着林檎的一字一句。

  只感觉元神惊跳。

  咬紧牙关,握紧双拳,拼命压制着那股让他感觉到熟悉却又恐惧的暴虐情绪,贪婪之心!

  这,真的是自己隐藏的第二人格么?

  “不,够了,够了!!”

  “我自己可以解决!!”

  这反常的一幕,落在众人眼中。

  谁也不知道,一向温和良善的红云,怎么会突然如此躁动?

  后来的帝俊太一,东王公西王母等人见状。

  俱是嗤笑着摇头。

  这老好人难不成要生气了?

  众人看着他把代表无上机缘的蒲团位次让了出去。

  怎么到现在又怒了呢?

  不过,让出去容易,拿回来难。

  人家可是两个人。

  顶算是真的出手,众人也不觉得红云能有胜算。

  接引准提面面相觑,却又很是不屑。

  反正座位已经到手。

  一个逆来顺受的老好人,能掀起多大的浪花?

  鲲鹏倒是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如今自己若是不想把蒲团位置让出去,就必须联合红云,一同守住蒲团。

  这也是他最后的希望!

  “红云道友!”

  “这蒲团之位,你可还没答应真的让给他们,还可以收回的啊!”

  “如今他们骗了你的位子,又要来夺我的机缘!”

  “你岂能袖手旁观?”

  红云刚刚被林檎所扰,心中烦躁之意盛起。

  可一谈到让他要回蒲团,顿时又一阵犹豫,虽然自己心中恼火,却不好表露出来。

  但好心不允许他看着鲲鹏受到自己牵累。

  只能相信林檎,尝试着开口。

  “这……鲲鹏道友的位置,自然是应该由鲲鹏道友来坐。”

  “西方二位道友,也不要仗势欺人才好。”

  此一出,显然是让接引准提心生不悦。

  准提冷哼一声,脸上再无半点之前苦苦哀求的模样。

  “红云道友,你这话可有失偏颇了!”

  “位次排名,本就是理所当然,这位置你让给了我西方,就与你无关了。”

  “我西方二人,一个位子,任谁也说不过去吧?”

  接引更是嗤笑一声。

  “做好事,还有出尔反尔的?”

  “真是让洪荒道友们贻笑大方了,让不起就不要让。”

  “不过只是把蒲团让出来,就对我西方做事指手画脚,难不成还希望我西方对你感恩戴德?”

  “鲲鹏这种湿生卵化,披毛戴角的货色,本也不配享受此位,如今让给我西方合情合理!”

  “红云道友还是随便找个地方赶紧坐下吧,强出头可没好处。”

  咚!

  西这两个家伙的话传入耳中,红云只觉得好似心脉一阵。

  元神嗡鸣!

  “什,什么?”

  “你们怎么能如此无耻!?”

  可面对他的无能狂怒,接引准提根本没放在眼里。

  鲲鹏的目光越发仇恨。

  “你这家伙,为何不敢站出来据理力争!”

  “害得我要跟你一起痛失机缘不成!”

  三清面露讥讽,嗤笑着摇头。

  围绕的众洪荒修士,也都是讥笑不断,暗中窃窃私语。

  不屑、讥讽、仇恨。

  红云被各种目光环绕,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屈辱。

  心中的暴虐和杀意被一点点放大!

  “明明,明明是我的东西,为何你们不心存感激?”

  “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s..book721102786217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