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钧眉头微皱。

  看着一片狼藉的场面,他也有些失算了。

  接引被打的七窍流血,全身修为尽毁。

  此刻只能无力的张张嘴。

  “道,道祖,为我西方,主持公道啊……”

  “我师弟已经身死,真灵不知何时才能复原。”

  “他这是让我西方再无崛起可能啊!”

  元始三人也是艰难起身,勉强才恢复过来一些。

  此刻见到鸿钧出现。

  立刻和其他先天圣灵一起行礼,恭敬无比。

  “拜见道祖!”

  话音刚落,元始已然气急败坏的站了出来,终于有靠山在了。

  更是对红云怒目相向。

  “还请道祖主持公道!”

  “这红云生性暴虐,杀戮无度,竟然胆敢在紫霄宫内杀了准提道友肉身法相!”

  “那蒲团座次,本就是他让给西方的机缘!”

  “如今强横夺取,更是杀人害命,罪不容诛!”

  鸿钧淡然的瞥了一眼废物一样的接引。

  听闻元始之却是摆了摆手。

  拦停了同样想要上前告状的老子通天。

  “好了,本座已然知晓事情原委。”

  话虽这么说,但神情淡然,好似并无惩罚之意。

  只是淡淡的看向红云。

  “红云,你过了。”

  “便是接引准提夺你蒲团,此事也不该取他们性命。”

  “天道震怒,恐有量劫。”

  “收手吧,谁都不不要再兴打杀之心,否则本座将代天道出手。”

  “好自为之!”

  此一出,顿时堵住了接引和三清那想要哭诉的嘴。

  原本还想借助道祖之手,除掉红云。

  可看现在这架势,即便是准提被杀,接引被废,道祖却还想偏袒红云?

  殊不知就算是要狗。

  鸿钧也不可能要几条没用的狗。

  元始心中还有不忿。

  “道祖……”

  没等他说完。

  老子却是急忙拦阻了他,暗中示意摇头。

  这滩浑水,他们不方便继续蹚下去了。

  原本就是被接引准提强行拉下水的,现在是时候抽身出来了。

  如今看道祖的样子,摆明了并不打算严惩红云。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他们已经惹得一身骚了,又何必为了一个已经被废掉的接引,大费周折呢?

  林檎也是沉默下来,心中暗自盘算。

  现在他可没那么自信,能够和鸿钧对着干。

  事实上。

  他还一直提防着

  这紫霄宫乃是鸿钧的道场。

  既然放出豪,广纳三千红尘客,入紫霄宫听道,便是心存试探选拔之意。

  六个蒲团,正是准备挑选六个弟子。

  日后分宝崖上,还有无限机缘。

  自己没理由错过。

  只不过抢夺蒲团只是第一步,还要看日后闻道领悟快慢,修行快慢,才能决定是否做鸿钧弟子。

  如今,鸿钧这般出示好。

  分明是看中了他的实力。

  林檎心中虽然另有打算,不过还是淡然点了点头。

  “好,蒲团还回来,此事暂且作罢。”

  “谁若不服,蒲团之位,我也不在乎多收一个。”

  此一出。

  三清兄弟瞬间面色铁青。

  这分明就是对他们指桑骂槐!

  但现在这关头。

  他们也无从出手。

  元始咬牙切齿,死死盯着红云,此仇结下来了。

  容日后慢慢清算!

  三清俱是冷哼一声。

  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蒲团之位。

  接引遭受重创,早无争夺之力,如今道祖也不偏向,更是如坠深渊。

  只能眼睁睁看红云回到蒲团上落座。

  便是还有万般委屈却也明白,今日是夺不到这机缘了。

  再看道祖那冷漠之相。

  只能咬紧牙关,有苦往肚子里咽。

  “红云,今日之恨,等我习得大道,他日必定千倍百倍要你归还!”

  “我西方会讨回来的!”

  一边暗中咒骂,一边默默的爬到角落里,等候鸿钧传道。

  因为,这是唯一可以变强的办法!

  他先习得道祖所传高妙法门,然后返回须弥山传给准提。

  不能放弃任何一点变强的机会。

  借此机会,起码闻道之时,红云不会继续对自己动手了,也算是姑且安全。

  只有先让自己被废的修为恢复,日后才能徐徐图之!

  鸿钧轻轻颔首。

  心中对与这个听话的红云,欣赏又多了几分。

  其实见到红云出手伤人的第一时间,他本是可以阻拦的。

  但眼见红云还未曾触及天道之法理,就有如此威能。

  若能入他门下,可是一大助力!

  自然不会轻易问责红云。

  “好了,若是再无异议,休整片刻,本座便准备第一次开坛讲道了。”

  “诸位落座吧。”

  紫霄宫内外,三千白玉台!

  来得早,修为高的,自然靠前,普通修士只能远远排开。

  能有个位次已然是天大的机缘,自然不敢奢求那六个蒲团。

  林檎落座蒲团。

  一旁的女娲传来友好的笑意,点头示好。

  他只不过淡然回应。

  潜意识里第一人格已经吵翻了,想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鲲鹏此刻却有些战战兢兢,脸上硬挤出来尴尬的笑容,凑上前来。

  “红云道友,多谢了!”

  “若不是你出手,只怕是我这位置也留不住啊,之前多有冒犯,还请……”

  林檎闻,却是不屑的摆了摆手。

  “鲲鹏道友不必如此拘谨。”

  “这座次本就是你的,若不是我之前连累你,也不会害你横生事端,险些丢了蒲团。”

  “我的时间不多了,但你记住,我红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日后有事可来五庄观寻我!”

  “洪荒修士,就是要以杀戮证道,走……”

  话没说完。

  红云一阵精神恍惚,眨了眨眼,双瞳俨然退去。

  脸上竟然露出一抹憨憨欣喜。

  “回来了!”

  再看向一旁一脸懵逼的鲲鹏,他也只能歉意一笑。

  “鲲鹏道友,我们还是要多以和为贵。”

  “听道祖的叮嘱,不要随便与人动手,以免招致量劫!”

  鲲鹏:???

  这家伙怎么又以和为贵了?

  合着你刚刚直接捏爆准提的事儿不提了是么?

  那为什么要说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时候,鸿钧已然落座。

  混元圣人之威辐射周天,俨然是要准备开坛讲道了。

  鲲鹏也只能暂时放弃追问,潜心听道。

  此刻,已然有匆匆来迟之人。

  错过了方才的好戏,却也都看得到重伤旁落的接引,纷纷暗自心中揣摩。

  镇元子来的时候,倒是正好碰上了伏羲。

  二人好在是还赶上了殿内比较靠前的位子,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刚落座。

  镇元子就看到好友红云竟然也在前排蒲团之上。

  顿时心生喜悦。

  “太好了,吾好友修行数个元会,终于得此机缘!”

  “日后必定修为一日千里,扶摇直上了!”

  二人的友情,自然不存在什么嫉妒之心。

  只有发自内心的喜悦。

  伏羲自一旁看到娲妹也已经坐到了蒲团之上,同样松了口气。

  笑着点了点头。

  “好啊,娲妹也得机缘,可喜可贺!”

  正当二人都开心的时候。

  前排的东王公西王母却是窃窃私语,议论起来。

  “刚刚那红云手段好生血腥残暴,直接就灭杀了准提肉身法相!”

  “是啊,不过王母你感不感觉奇怪,动手前后的红云好像有些不一样,动手前唯唯诺诺,烂好人,可动起手来杀伐果断,心狠手辣!”

  “不仅如此,王公可曾注意到,动手之后的红云竟生双瞳,此乃妖邪之相啊!”

  听到这番议论,镇元子顿时皱起眉头。

  “二位道友谬论,可是在说我那好友红云?”

  s..book721102789000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