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吴化风,八面狰狞。

  “区区一根先天灵根,乖乖的臣服吾巫族吧!”

  呼!

  霎时间狂风骤起,向着万寿山上那根参天葱翠的大树席卷而去。

  此风凌厉,吹的地动山摇,天崩地裂!

  轰!

  镇元子被冰冻的两根树藤忽然炸碎成万千碎片,整个人面色瞬间淡如金纸。

  显然是已经遭受了重创。

  可仍旧是咬牙大喝一声,释放出灵根之气,强行稳住整座万寿山!

  “地书护我!”

  嗡!

  话音刚落,显化千峰百脉的山海经书,瞬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功德之力,牢牢的护住镇元子本体。

  任凭狂风呼啸,参天巨树仍旧是岿然不动。

  老子见状,目光中杀意凝聚,当即冷哼一声,直接飞身再度杀向前方。

  “今天谁都护不住你!”

  “受死吧!”

  手中推出阴阳太极图,向着万寿山上狠狠的碾压下来。

  宛若天穹盖顶,巨大的磨盘一般疯狂旋转。

  就在此时,祖巫玄冥亦是出手。

  “冰封天地!”

  身为冰之祖巫,恐怖的法则力量能冻的住这世间任何东西。

  惨白的冰霜从山脚下一路蔓延上升,妄图封锁整座万寿山!

  镇元子以一敌三,俨然到了强弩之末。

  只能咬牙强撑。

  “啊!!今日吾虽死,也绝对不会放过尔等!”

  “便是血海之中化身冤魂也要让你们偿命!”

  惨烈的哀嚎声,响彻天际。

  洪荒中隐约都有所闻。

  那冲天的怨气!

  更是让远在无边血海之中的冥河老祖都隐隐感受到了。

  如今的洪荒天地没有轮回,便有身死之灵也是前往无边血海之中,化作冤魂,为冥河老祖所奴役。

  所以每一个圣灵的陨落,对冥河老祖来说都是一场莫大的机缘!

  血海深处,一团人形虚影缓缓睁开双眼。

  冥河老祖露出一丝阴邪的笑容。

  “哦?这次要投身血海的难道正是这株先天灵根之魂?”

  “大补啊!”

  “来吧,冥河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哗啦啦!

  话音刚落,头顶的无边血海突然裂开一条鸿沟,两边的污秽血水渐渐分离,布满了强者骷髅白骨的一条直通海底的阴魂之路赫然出现!

  恐怖的血海召唤,赫然降临万寿山!

  镇元子只觉得元神一阵恍惚,仿佛下一秒就要彻底脱离肉身,破空先去一步了!

  若非有地书山海经护体。

  单单是这三大强者的攻击,他都无从招架。

  看向远方天地,镇元子心中更是不甘。

  “好友,你究竟如何了!”

  “难不成,就连你也真的陨落在了巫族手中?”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霎时间,宛若从开天之初,一棵立身山巅孤零零的人参果树和天边那第一抹红云结为好友,相互守护。

  红云爱飘荡游历,若是得了什么感兴趣的好玩的事儿,便会说与人参果树听。

  数个元会!

  他们好友二人可是见识过龙凤麒麟三族强大到陨落的过程。

  见识了鸿钧证道,大战罗睺的场面。

  这天地间,每一场大的变故,都有他们两个的真挚友情见证了,可现在,难道就要败倒在区区一个巫族手下么?

  轰!

  突然间,三大强者联手之力硬生生将人参果树本体一根粗壮的主枝压断!

  咔嚓!

  万寿山从开天之初便存在,如今却是扛不住四大太乙金仙后期强者斗法,直接裂开一条深若万丈的鸿沟!

  人参果树,岌岌可危!

  老子和祖巫天吴、玄冥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狰狞得意。

  只要得手,那洪荒中有数的极品先天灵根可就全都是他们的了!

  此等机缘,如何能够让人不癫狂激动起来!

  可就在此时!

  咻!

  一道璀璨的流光破空而至,率先直奔天吴后脑袭杀而去!

  天吴心中一紧。

  直到那斩仙飞刀靠近本体,才恍然若有所觉。

  “何人胆敢出手坏吾好事!”

  吼!

  说罢,一声怒吼,不得已翻身一爪子向那斩仙飞刀拍去!

  咚!

  一声巨响,霎时间皮肉翻飞,鲜血四溅!

  再看爪子,已然是可见森森白骨,血肉被硬生生削去一层!

  天吴吃痛,迅速飞身后退。

  目光中已然充满了惊骇!

  根本不敢相信这洪荒之中如今竟然有人能够破了他祖巫真身的强大防御!

  “玄冥吾妹小心,这飞刀竟然能破了吾等的祖巫真身!”

  咻!

  话音刚落,沾染了祖巫之血的斩仙飞刀猛地在空中打转儿回头,再度奔向玄冥杀了过去!

  玄冥瞳孔骤缩,感受到那股冰寒的杀意。

  “冰霜法则, 冻结空间!”

  张口猛地吐出一团寒气,周身百丈之内的空间瞬间全部结成晶莹剔透的寒冰!

  当!

  斩仙飞刀径直砍在足以冻结空间的寒冰上,势如破竹一般径直劈碎了百丈冰块,仍旧去势不减的直奔玄冥本体!

  玄冥惊呼一声,人面鸟身,全身青色冰霜羽毛纷纷炸起!

  “什么人!”

  咻!

  斩仙飞刀毫不留情,直奔人面而去!

  噗!

  一声闷响,羽毛瞬间被斩碎了大片,血花飞溅,强大的祖巫真身根本差点被割断了喉咙!

  如此惊恐的一幕,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仅仅是一柄飞刀,瞬间就逼退了两大祖巫,更是让镇元子找到机会得了喘息。

  下一秒。

  天边一团红云急速飞来,瞬息之间幻化人形出现在四人面前。

  红云面色冰冷,目生双瞳。

  一拍腰间的葫芦,斩仙飞刀瞬间被收回,杀气内敛,吞吐不发,宛若一条毒蛇一般,气息早就牢牢锁定在场的两大祖巫和老子本尊!

  乍一见到是红云杀来,镇元子率先面露惊喜之色,全然顾不上自己受伤的狼狈。

  “好友!你还没事!”

  “太好了,吾就知道,区区巫族,不可能伤的了你!”

  老子眉头一皱,下意识抽身后退,想要和红云拉开距离。

  他可是知道这家伙究竟有多恐怖。

  当即满眼愤怒又惶恐的看向两大祖巫,忍不住的开口怒斥。

  “怎么回事!你们巫族那么多人,连一个红云都解决不了么!”

  祖巫天吴更是摸了摸爪子上深可见骨的伤口。

  眼中愤怒至极。

  “吾怎么知道!”

  “你那两个废物兄弟不也在那么,还不是没起到作用!”

  玄冥挥动着被斩断羽翼的双翅,飞上高空。

  目光冰冷的盯着红云。

  “怕什么,他只来了一个人,吾等有三个,难不成还对付不了他们?”

  “镇元子也不过是强弩之末 ,还犹豫什么?”

  “正是吾等的机缘到了!”

  此一出,三大太乙金仙后期强者再度收敛战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红云压根没把这三个家伙放在眼里。

  不过是看了一眼万寿山上镇元子的狼狈模样。

  顿时咬牙切齿,杀意暴增。

  “敢伤吾好友,尔等找死!”

  s..book721102806178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