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又是一次真灵溃散!

  林檎元神通体周身爆发阵阵荧光扩散开来,气息剧烈波动。

  显然是受伤不轻。

  他的脸上写满了惊愕,却也有一丝丝兴奋。

  两次推演所见,已经足够让他看出一些端倪了。

  心中隐约推断出所见所闻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却仍旧对那恐怖的存在毫无头绪。

  “好强!竟然能够独断万古,斩掉了我对时间大道的推演!”

  “方才第二次推演所见老子元始全都复活的画面,应该只是万年以内,四五千年之后的样子。”

  “远不是第一次所见,起码三万年之后的洪荒!”

  “五千年,三万年,每一个时间段都让我诧异,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本只是想要尝试推演万古。

  可万万没想到,两次尝试竟然直接看到了两个让他不敢相信的洪荒!

  林檎强行稳固元神。

  意念一动,两种大道法则施展开来的玄光黑洞瞬间消失,原本陷入桎梏的混沌世界更是立刻恢复正常!

  点点荧光直接从万界树上洒落下来,化作涓涓细流,没入林檎元神之中。

  方才所受的伤势,瞬间恢复!

  一挥手,座下莲台散发出来的三道力量护罩顷刻间退去。

  林檎却是陷入了沉思。

  “我第一次推演,那家伙应该还无从防备,所以被我看到了三万年之后的洪荒。”

  “三万年后能够毁灭洪荒,镇杀鸿钧,那无边无际堪比圣人境界的混沌魔神,好似只是那个家伙的奴仆。”

  “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回想起洪荒世界破碎,万物毁灭的场面。

  即便是他都倍觉震撼,不寒而栗!

  但,如今却是毫无头绪,根本无从猜测那么强大之人的身份。

  说不定,只有证道成圣之后,将两种大道法则修炼至小成,才能再度窥探冰山一角!

  林檎稍作沉吟,分析起第二次推演所见的场面。

  “第二次不过是五六千年的模样,应该就是鸿钧即将到来的第三次传道之后!”

  “按理说,以我现在掌握的两种大道神通,绝对可以推演万年以后,这次却是被什么力量阻挡了下来。”

  “一定是第一次推演大道的时候被他觉察到了,所以直接施展手段,屏蔽了万古时间长河,让我的神通无法窥探三万年之后的洪荒!”

  “可,他那样的存在,为什么会害怕被我这样一个蝼蚁看到?”

  “不过,现在我最关心的应该是,明明已经形神俱灭的老子元始,还有接引准提,怎么可能会在第三次传道之后复活?”

  念及如此。

  林檎直接闭上双目,强大的准圣后期巅峰境界元神力量横扫而出,极尽所能的覆盖了大半个洪荒!

  势必要找出这四个家伙的藏身之处!

  不周山战场,没有!

  须弥山,没有!

  昆仑三清洞,还是没有!

  任凭他将所能想到的地方全都探查了个遍,可根本没有找到那四个家伙的半点气息!

  不过林檎并不甘心!

  所有的元神力量凝聚起来,瞬间向着无边血海蔓延而去!

  无边血海,浪涛滚滚!

  冥河老祖自从被林檎打灭了肉身,夺走灵宝,重创元神之后,就一直小心蛰伏在血海底部。

  就为了伺机而出,报仇雪恨!

  可突然间!

  一股强大的元神气息降临血海,直接碾压下来!

  冥河大骇,惊恐的睁开双眼。

  “红云!!”

  正当他准备施展手段抵抗的时候,那元神却是匆匆掠过,压根没有动手的打算。

  眨眼间彻底消失不见!

  冥河心中顿生疑惑,却有一种劫后余生的侥幸,颇为恼羞成怒。

  “红云这家伙,难道是来挑衅本座的不成?”

  “先是拔了西方的菩提树,断了须弥山的灵脉,又在不周山设局,镇杀接引准提,灭亡老子元始!”

  “如今,吾血海终究难逃一劫了不成?”

  可任凭他担心了半天,却是压根没有等到红云的再一次出手。

  虽然心中惶恐,却也不得不暂时消停下来。

  回想起数千年前玄海大战。

  那股足以让自己形神俱灭的恐怖力量还历历在目。

  冥河咬牙切齿的攥紧拳头,目光中满是恨意。

  “该死的红云,本座一定取得证道成圣的机缘!”

  “既然老子和元始已经形神俱灭,那他们的蒲团之位也算是空出来了,本座定然要夺取其中之一!”

  “等鸿钧赐下证道机缘,这洪荒之中,看谁还是本座的对手!”

  随着咒骂声,冥河再度动身,向着血海更深处隐匿而去。

  另一边,混沌世界。

  林檎缓缓睁开眼睛,脸上的疑惑却是更加浓郁了。

  “该死,到处都没有,就连那血海之中也没有他们四个的半点气息,如何能够复活?”

  “难道,是藏在了轮回之中?”

  如今的洪荒,轮回不开,宛若混沌不明。

  但,轮回本身是存在的,只是没人能够掌控而已,以这些准圣的修为,只有身化轮回一条路,才能让轮回显化!

  没人会在这时候放弃追求天道圣人果位,而去化什么六道轮回。

  按理说应该是鸿钧三次讲道之后,巫妖二族争霸之战,打的天昏地暗,生灵涂炭!

  届时,乃是鸿运出手停下一切,并传法点拨后土,身化轮回,入地道执掌!

  现在,那四人的真灵若是遁入轮回,不入血海,的确无人能够真的让他们形神俱灭。

  林檎却是心中隐约觉察不妙。

  要是真有人能够复活本该形神俱灭的老子元始还有接引准提,那必定不会是他的盟友。

  而是敌人!

  自己必须尽快出手率先将地道的力量揽入麾下!

  咻!

  伴着他的念头,系统曾经奖励下来的地道至宝,六道轮回盘瞬间出现在手中。

  眼中精光一闪,已然有了主意!

  万寿山,五庄观!

  红云本体正在此地修行,经历过玄海一战,不周山大乱,他的心性也坚韧了不少。

  现在,自以为已经是不再需要第二人格了。

  那家伙太过狂暴和嗜杀成性,现如今洪荒中无人不肯拜服,自己只需要修身养性,一点点等候证道成圣的机缘就是!

  到时候成就天道圣人,便可不死不灭,掌控一切!

  这不正是他的追求么?

  石桌前,好友二人对饮。

  红云面带笑容,很是惬意。

  “好友,如今三清已去其二,接引准提也尽数形神俱灭,洪荒中再无奸诈算计吾等之辈,你为何还愁眉不展?”

  “要吾来说,正好老子元始让出来两个蒲团之位,好友你当享其一!”

  “到时候,吾等二人一同证道成圣,这洪荒之中,将更无敌手!”

  说着,红云更是大笑起来!

  镇元子见状,反倒是脸上露出一抹苦涩之意。

  “好友,你现如今的变化,真教吾无从捉摸。”

  “那天道圣人之位,巫妖二族都盯着呢,本座又岂能如愿独占,实在不敢妄想。”

  “心中唯一担忧,乃是好友你啊!”

  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镇元子仍旧满面担忧。

  “既然你镇杀了老子和元始,又为何徒留通天?”

  “还帮助他谋取截教这么大的机缘,独占金鳌岛,就不怕他日后证道成圣,真的与你翻脸?”

  “血海深仇未报,他断然不会消停!”

  “好友你这回,真是有些托大了,以往你可是一向不愿与人争斗,以和为贵的,更不要提还主动找人仇怨,深埋祸患。”

  “吾是替你担忧啊!”

  s..book721102848158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