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眼中震惊,逐渐变成了狂喜。

  "大哥!二哥!"

  在身边众先天强者的惊愕怒骂声中,他已然不顾一切的冲了出来。

  "你们不是,不是应该......"

  "太好了!你们没事!"

  三清数个元会的兄弟了。

  自化形诞生之日,便始终互相追随修行,感情自然也是非同寻常之人所能比拟。

  见到原本早应该形神俱灭的两位哥哥不仅重生,还出现在紫霄宫中。

  这简直是莫大的惊喜!

  老子元始同样目露激动。

  "三弟!"

  "哈哈哈,三弟,那红云可还奈何不了我们!"

  此话狂傲,让人不敢置信!

  更是惹得巫妖二族的强者心生不满,个个咬牙切齿,却不敢轻举妄动。

  通天再度感受到两位兄长身上那独一无二的气息。

  绝对是本尊无疑!

  心中的兴奋已然无以表。

  见到他这般激动的模样,老子元始却是饶有深意的相视一笑。

  显然,他们心里另有算盘。

  老子目光打量着通天,率先开口。

  "三弟,千年前一战,唯独你活下来,可曾替吾等报仇了?"

  "虽然本座知道,你拼尽全力杀了西方这两个背信弃义的家伙,但是那红云,你未必是对手,便是没有想过复仇,吾等也是可以谅解的。"

  乍一听闻此,通天一时哑然。

  目光中,多少有些心虚内疚,慌忙解释。

  "大哥,二哥,吾从未想过放弃复仇,只不过立下了大道誓,只等红云助吾证道圣人,便会立刻与他开战!"

  "现如今,吾的确不是红云的对手......"

  正当此时,元始却是紧随其后,悠悠开口。

  目光中,隐约有所不满。

  "三弟你不是那红云的对手,吾等还可理解,等吾等证道成圣,断然那红云也只是蝼蚁!"

  "可吾怎么听说,你好似执掌了那红云创建的截教,尽数招揽了一些披毛戴角,湿生卵化的畜生,难不成是真心替红云那家伙做事?"

  "吾三清门下,理应尽是福缘深厚之辈,你这截教,吾看可要清理一番才是。"

  通天未曾料想到刚刚和两位兄长重逢,竟然就要面对这样棘手的问题。

  一时间,更是感觉如芒在背。

  但回想起自己截教那些弟子,他并没有什么福缘跟脚。

  "二哥,我那些弟子生性良善,虽多是妖属灵修,可也当有教无类,传其真法。"

  "其实那截教自从创立以来,红云并为如何插手,反倒是让我任掌教一职,独享气运,便是招收何人为弟子,也全凭我的意愿。"

  说着,通天自知现在不是解释这个的时候。

  自是满脸惊喜,转变了话题。

  "不过此事日后吾自可向二位兄长解释。"

  "今日实在惊喜,未曾料想竟然还能重见二位兄长,究竟是何人救下了你们?"

  能够在红云那诛仙剑阵的笼罩之下,救下分明已经形神俱灭的老子和元始。

  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见三清团聚。

  一旁的巫妖二族强者自然是更加怒不可遏。

  他们可都是亲眼看着三清和接引准提在红云的诛仙剑阵之下形神俱灭,除掉了心头大患。

  如今又卷土重来,这算怎么回事?

  偏偏还一个个狂傲的很,远比千年前更加令人厌烦。

  帝俊冷哼一声,飞身上前。

  "今日虽说是在紫霄宫内,可未必就不能让你们四个贼人再死一次!"

  "吾倒是也想听听,当日是谁的手段,能够千钧一发之际,救得下你们四个!"

  祖巫共工更是面目狰狞。

  “哪来那么多废话,吾巫族可正好是为了曾经被你们这些家伙的算计憋了一肚子火气,没地方撒野呢!”

  “今日你们四个家伙复活,倒是恰到好处!”

  “管他是什么原因复活重生,再杀一遍就是了!”

  话音刚落,突然间两道更加强横的气息从下界急速破空而来!

  紧接着,一道惊呼声率先传来。

  “不可能!你们四个怎么会活过来!”

  乍一听闻来人的声音,先天众强顿时变了脸色,纷纷恭敬收敛了几分,自动退避两侧。

  “见过妖师红云尊者!”

  “红云大兄!”

  “大兄,你终于来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哼,有红云大兄出手,必定要他们四个这回彻底形神俱灭,绝无再度复活的可能!”

  先天众强期盼的目光之中,来者正是红云和镇元子!

  咻!

  两道身影破空而至,瞬息降临紫霄宫!

  红云满眼不可思议,惊愕不休。

  根本不敢相信分明千年前死在诛仙剑阵之中的四人,今日果然在紫霄宫内复活了!

  这一切,竟然和第二人格所谓的推衍预见不谋而合!

  究竟是怎么回事?

  镇元子同样震惊到无以复加!

  那日他就在现场,眼睁睁感受着老子元始还有接引准提四个家伙的气息彻底湮灭,绝于天地之间!

  但现在,却眼睁睁的出现在面前!

  饶是他掌控轮回之力,却根本寻不到半点法则的波动所在,究竟是谁复活的他们四个?

  还是说,他们压根就没死?

  乍一见到红云前来,老子他们四人更是脸色骤变。

  眼中的怒火分外鲜明!

  可畏惧,却也是深深扎根,根本无从祛除!

  准提方才一直未曾开口,如今却是咬牙切齿的率先站了出来。

  “红云,你果然来了!”

  “今日,便是吾西方向道祖讨个公道的时候!”

  “断吾西方灵脉,杀吾二人真灵,你好生霸道无理!”

  接引更是目光阴鹫。

  洪荒中其他人,根本不配被他放在眼里,饶是巫妖二族叫得再凶,他也未曾真正怕过。

  可唯独红云,这个几次三番让他西方计划落空,深深受挫的家伙。

  实在是让他恨得牙根痒痒。

  “哼,看到吾等还活着,你很惊讶吧?”

  “吾等所得到的,远比你见到的还要多的多!”

  “新仇旧恨,吾等要一起报!”

  老子更是阴险冷笑,站了出来。

  从红云脸上的惊愕,他就能分辨的出来,这一定不是千年前杀了他们的另一个元神,而是那个窝囊废烂好人!

  但,他并不打算揭穿。

  “怎么样红云道友,让你失望了吧?”

  “滥杀无辜洪荒道友,搅乱天地局势,动荡天道!”

  “这一条条罪状,你以为你逃得脱?”

  “今日竟然还有脸面亲来这道祖传道法坛,管教你见识见识道祖是如何给吾等主持公道的!”

  元始傲气依旧,显然是得了靠山!

  即便自知如今的修为断然也不是红云的对手,可那份得意却是胸有成竹。

  “红云,千年前你敢设局镇杀吾等,干扰量劫因果,现在就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

  “天道圣人之位已定,你以为,还会有你的位子么?”

  s..book721102851224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