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住口!"

  红云突然暴怒,一声呵斥!

  便是自觉有靠山依仗的老子四人也是下意识紧张惶恐起来,纷纷后退。

  一时间,竟然不自觉的站到了同一战线上。

  千年前,被西方背叛的仇恨,如今为了统一对付红云,已经荡然无存!

  老子和元始自然明白。

  这蒲团之位不给西方,无论是巫族还是妖族,都不可能站在他们这一边,更不可能对他们听计从。

  唯独破败贫瘠的西方,即便是让接引准提他们成为了天道圣人,也不会有什么威胁。

  所以孰轻孰重,他们还是分得清的!

  红云此刻只感觉被愤怒环绕,无穷暴虐杀戮的念头,逐渐占据内心。

  可他不想再被第二人格支配!

  更是不想得罪道祖。

  当即愤怒的咬牙切齿,看向老子四人。

  心中坚信,罪魁祸首是他们,绝对不是道祖!

  道祖不可能偏袒他们!

  而他同样也要证明,自己绝不是曾经那个毫无心机,任人宰割的烂好人了。

  不会再被第二人格所耻笑!

  这回丢失的颜面,他要自己争夺回来!

  "这蒲团之位,乃是本座和鲲鹏道友的,谁也夺不走!"

  "通天!不如你来说,这机缘应该是谁的?"

  "你既立下大道誓,未曾证道直,必须对本座听计从,绝对臣服,你不会忘了吧?"

  此一出,老子元始骤然变了脸色。

  齐刷刷的看向通天。

  "三弟!你当真答应他了?"

  通天也没料到红云会突然这个时候把他给推了出来。

  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大哥二哥,吾......"

  潜意识中,林檎亦是稍稍讶异,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主人格竟然开窍了?"

  "看来命运,的确已经尽在吾手掌控了,对付无赖更有效的办法,就是比他更无赖!"

  "那一时半会儿,倒是用不着我出手了。"

  即便如此,林檎倒也没有半点焦急之色。

  他知道,主人格一旦面对鸿钧,才是最大的考验。

  自己只需要静观其变。

  兴许,这也将是他第一次主动对峙鸿钧的时机!

  见到红云主动出击,占据上风。

  巫妖二族强者更是面上惊喜,终于找回点场子,长出一口气!

  太一憋屈的太久了。

  如今好不容易得到机会,自然更是万分得意的看向面似猪肝的老子二人。

  "对啊,是非曲直,可并非只由你四个贼人胡说八道!"

  "道祖曾,蒲团座次已定,任何人不得争抢!"

  "你们二人复活了,继续占据原本的机缘,吾等暂且可以没有意见,不过不妨说一说西方接引准提那两个家伙,凭什么霸占蒲团?"

  此一出,一向和妖族敌对的祖巫更是直接站了出来。

  祖巫帝江冷哼一声,双目中凶光显赫。

  "天道六圣之位,西方若能得取,吾巫族也不认可!"

  "至于三清的恩怨,便是尔等证道成圣又如何,吾巫族也不是没有可比圣人的手段!"

  这等霸气之刚一出口。

  十二个准圣后期境界的祖巫纷纷上前一步。

  即便是未曾施展祖巫真身,也有无穷强悍的压迫感滚滚而来。

  那可是源自最纯粹的肉身之力!

  逼迫的老子四人连连后退,根本难以招架!

  老子咬牙切齿的看向通天。

  “三弟,你难道你当真认为这蒲团之位,也应该是红云和鲲鹏的么?”

  “不帮吾等报仇也就罢了,现在还要向红云那家伙臣服不成?”

  元始更是目光中包含怒意。

  “通天,你这时候自应当放弃截教那些湿生卵化的畜生,更不用向红云臣服!”

  “区区大道誓,自有道祖替你撑腰,解决一切!”

  “你还在犹豫什么!”

  被夹在中间的通天自是万分纠结,可内心却悄然发生了变化。

  这千年来。

  没有陪同兄长的尔虞我诈,千般算计。

  在截教一心修炼顿悟,传法弟子,一派欣欣向荣,气运鼎盛。

  虽然背负仇恨,可却是过得安心。

  现在,兄长已然复活,更是对红云的恨意没有那么浓郁了。

  看向蒲团之位,更觉得难以启齿。

  “大哥,二哥。”

  “吾等的蒲团之位既然未曾损失,又何必替西方出头呢?”

  “接引准提这两个家伙不是什么好货色!”

  “千年前,不正是他们临阵倒戈,颠倒黑白,若非如此,吾等兄弟何以至今日啊!”

  此一出,接引准提顿时气势大败,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

  元始傲气凛然,岂容兄弟忤逆?

  当即勃然大怒。

  “通天你个叛徒!”

  “吾等兄弟数个元会,如今你竟然做了那红云的走狗?”

  “就为了那一个乌烟瘴气的截教,一群披毛戴角的畜生?”

  老子更是流露出满满的失望,目光如同刀子一样在通天身上剜肉!

  “三弟,你不该如此!”

  局面形势被瞬间扭转,说什么已然回天乏术!

  红云更是倍觉扬眉吐气。

  不靠第二人格,自己照样可以!

  当即冷哼一声。

  “怎么样,既如此,老子元始,你们还要倒行逆施,替西方说话?”

  “西方若是不肯将这蒲团之位让出来,方才是真正的忤逆道祖,本座今日就算再度镇杀他们,形神俱灭,那也没有半点逾矩!”

  轰!

  说罢,强大的威压气息骤然爆发开来,直逼接引准提!

  鲲鹏见状,自是大喜过望。

  有红云出头,自己真道成圣的机缘就可以再度夺回来了!

  眼看大势已去,老子元始自然选择明哲保身。

  替西方说话,对他们可没什么好处,搞不好自己的蒲团机缘也要一并丢失。

  接引眼看大势将去,已然不管不顾了。

  十二品功德金莲被夺,须弥山破败,能够证道成圣,已经是他们西方崛起的最后一丝希望和机会!

  他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大不了搬出底牌,鱼死网破!

  “红云!你可知复活吾等的正是道祖!”

  “这蒲团之位,也是道祖所赐!”

  “吾等就是道祖指点的天道圣人,洪荒中谁敢不服!”

  话音刚落,顿时惊呼一片!

  “什么!是道祖?”

  “这,就连道祖也庇护西方么?”

  “果然,只有道祖才能有这样的大神通!”

  原本众先天强者就隐约有所猜测,只是谁也不想点破。

  毕竟,能做到将四个准圣强者重聚真灵的,也只有圣人境界的道祖了!

  谁也不说,还能稀里糊涂的灭了西方。

  但现在接引自己撕破脸皮。

  众强倒吸一口凉气,谁也不敢妄强逼,搞不好就容易得罪鸿钧,只怕再与机缘无缘!

  红云咬紧牙关,还不想就此放弃。

  可还未开口。

  突然间,天道威压降临,横扫众强,所有人闷哼一声,个个面露惊恐。

  鸿钧飘然现身,稳居高台。

  目光淡然的看向座下。

  众强者纷纷纳拜。

  “拜见鸿钧道祖!”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愤怒都是无能的把戏。

  任凭之前闹得再凶,现在也只能忍气吞声。

  鸿钧轻轻颔首,目光却是落向了红云身上。

  “红云,听闻,你不满西方获得蒲团之位?”

  “本座可说过蒲团之上尽是圣人了?”

  “天道的意思,难道也大不过你红云的意愿不成?”

  这番话轻飘飘的,看似毫无压迫,可却让人难以喘息,内心惶恐。

  乍一落下,巫妖二族已然脸色大变。

  恐怕,圣位无望了!

  红云咬紧牙关,还不肯接受这等安排。

  不!

  不公平!

  “道祖,吾只是想要回蒲团之位,天道圣人的名额,自然听道祖吩咐!”

  “可若非蒲团定圣位,为何又要让西方稳坐?”

  “吾等,只是求一个解释!”

  鸿钧面上毫无表情,轻哼一声。

  “解释?”

  “无他,你忍耐一下便是。”

  “成圣?”

  “你尚且没有这个机缘!”

  轰隆隆!

  此一出,如雷灌顶!

  红云直接愣在当场,希望全部破灭!

  s..book721102851359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