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没有成圣机缘?

  红云只觉得雷鸣轰顶!

  自己所视若救命稻草一般的证道成圣机缘,竟然如此便灰飞烟灭了。

  本以为稳坐蒲团之位,乃是圣人根基。

  可就这么轻易的被鸿钧道祖给彻底褫夺了,还是给了西方那两个背叛自己的奸诈小人?

  那占据蒲团之位千年,又有什么意义?

  念及如此,红云茫然又震惊的看向高高在上的鸿钧道祖。

  却不敢奋力而争,只怕得罪道祖。

  唯唯诺诺的开口,强压心底的不甘。

  “道祖,吾既然早有蒲团之位,这圣人机缘,为何要让给西方?”

  “何为忍耐?如何忍耐?”

  “吾不明白!”

  鸿钧眼睑低垂,毫无表情。

  淡淡的黑色天道雷电自周身环绕,无形的圣人威压悍然落下。

  “你不需要明白。”

  “谁能成圣证道,此乃天道至理,难道本座也需要向你解释不成?”

  此一出,众强哗然!

  可也只敢心中惊愕,面上积极尽全力的隐忍,不敢露出半点忤逆之姿。

  道祖如今就是洪荒的天!

  谁敢和他作对?

  红云感受到那圣人威压,不由得闷哼一声。

  元神肉身,俱是激荡不休。

  眼中的金光,逐渐暗淡下去,不敢争辩半句。

  可心中的不甘却好像在咆哮,让他咽下下这口气。

  就在此时!

  潜意识中,林檎嗤笑的声音响起,元神缓缓现身。

  “怎么,想要成为天道圣人的机缘?”

  “那本就应该是你的!”

  “出手,据理力争,将它夺回来,握在自己手里!”

  “这洪荒,如今没人是你的对手!”

  “不是么?”

  听到第二人格的嘲笑声,红云已经无力反驳了,只是惨淡一笑。

  “但,那又能如何呢?那可是身合天道的道祖,我如何能够反抗?”

  “对道祖出手么?”

  “即便是你,也根本不是对手吧?”

  “况且,道祖的确没有说过,坐了蒲团,就有圣人机缘。”

  “吾忍耐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林檎身为第二人格,分明能够感受到主人格内心那逐渐萌发的不甘和愤怒。

  可主人格却仍旧选择软弱臣服,连争辩的勇气都没有。

  顿时冷哼一声。

  “你不敢做的,我敢做!”

  “把我想象成你的力量不就行了,即便是鸿钧,也别想拿走属于我的任何一件东西!”

  “凭什么我要忍耐?”

  “凭什么我要退却?”

  “站起来,杀了接引准提,灭了西方一劳永逸啊!”

  “就算他鸿钧还想抢走圣人果位,他敢给谁?你就杀了谁!他想霸占,你就杀了他!”

  杀了,道祖?

  此一出,红云更是心神剧震,眼神颤抖,难以掩饰的惶恐几乎要迸发出来。

  内心止不住的咆哮起来。

  “你疯了!”

  “竟然连杀道祖这种事你都敢说?”

  林檎恨铁不成钢的狂然大笑起来,元灵之力在潜意识海中激荡不休。

  “我乃是大道圣人,杀谁不行?”

  “杀戮证道,唯吾独尊!”

  “你就甘心看着自己证道的机缘被西方霸占,甘心看着老子元始也能爬到你头上耀武扬威?”

  “废物!窝囊!”

  这一骂,红云心中一时被激出一点点血性。

  “不!我不是!”

  “我只是不想闹得太难看,这成不成圣,吾从未觊觎过!”

  虽然这话说着自己都心虚。

  但红云很明显是在自我欺骗,强行让自己隐忍下来!

  林檎一眼看穿他的软弱。

  这样的窝囊废,若没有自己这第二人格的存在,只会让东方强行失去两个圣人之位!

  像是三清那样的蠢货,纯粹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不顾大局。

  这因果落在红云身上,他不死也要死!

  当即冷哼一声,直接戳穿主人格红云的虚伪,压根不给他留下半点颜面。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心甘情愿的的交出身体的主导权。

  自己强行霸占身体,是不会得到系统认可的。

  “你宁愿隐忍?宁愿舍弃圣位?”

  “还说你不窝囊?”

  “你没有想过,如果你夺不回自己证道的机缘,日后巫妖二族再起争端,受尽奸人算计,如何来保?”

  “这偌大的杀孽,因果,你如何来扛?”

  “好友镇元子本能证地道圣人,若你软弱,日后他被天道针对,何人来庇护?”

  “干脆让我来掌控身体,一切不美好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道祖又如何,我同样没有放在眼里!”

  “天道至公,可若是掺杂了某些家伙的意念,那又何谈什么公平呢?”

  “正需要我来拨乱反正!”

  红云闻,顿时被吓的满头大汗。

  太恐怖了!

  这家伙,简直疯了!

  眼中惶恐,神情茫然,脑海中不停回荡着第二人格的骂声。

  整个人宛若瞬间颓废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

  准提满脸得意,傲气十足的站了出来,眼中可见都是复仇的狂热。

  终于,他能稳压红云一头!

  彻底碾压这家伙!

  “道祖法旨,谁敢不尊!”

  “吾西方,当立圣人果位!”

  西方逆转颓势,一举夺得道祖青睐,立下两道圣人机缘!

  将来证道之日,莫说是菩提树,就算是把那人参果树也给连根拔回须弥山,谁又敢放肆?

  有鸿钧撑腰,便是傲视众强也根本无人胆敢和他对视。

  就算是巫妖二族那般桀骜不驯的,也只能咬牙切齿的低下头颅,根本不敢在身为圣人境界的鸿钧面前造次!

  这种高高在上,掌控一切的感觉,自是令接引准提无限风光!

  可,妖族所有强者心中都有不甘!

  分明,那蒲团之位早有分配,红云和鲲鹏各踞一席之地。

  理应得天道果位!

  再有女娲一圣,妖族何愁不会壮大?

  但现在,鸿钧一句话,便要让给西方去了,这是什么道理?

  帝俊太一更是焦灼。

  鲲鹏已然面如死灰!

  他们不明白,一向霸气的红云,如今为什么没有半点抗争的意思?

  就这么向道祖屈服了?

  将证道成圣的机缘,拱手让出,连蒲团之位也不敢要回来?

  元始此刻,同样带着满脸得意的站了出来。

  傲气如他,如今也算是扬眉吐气!

  一脸不屑的看向神情木然,呆滞在原地的红云,哪里还有半点千年前不周山下灭杀他们四人的张狂模样?

  失魂落魄,再与圣人果位无缘的蝼蚁!

  还不是他三清想要如何碾死都能易如反掌的事情么?

  这回可不管你是哪道元神,量你也绝对不是道祖的对手。

  “红云,你生来福薄缘浅,这天道六圣之位多一不可,你怎会奢望呢?”

  “道祖垂怜,天道拔擢,才是吾等之命!”

  “你耀武扬威的机会已经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说罢,当即冷冷的看向通天。

  “三弟,如今你还要遵循什么大道誓,臣服红云么?”

  “有道祖之,还不速速归位!”

  “吾三清,当为玄门之圣,替天道执掌!”

  s..book721102855359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