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强已然无法忍受老子元始,还有西方那两个家伙的张狂了。

  可无一不是碍于鸿钧的威严,不敢放肆!

  圣人之位,本有六个!

  女娲亦是占据其中之一,如今可还没表态呢。

  鸿钧神情淡漠,眼中自有天道流光闪烁。

  淡淡的看了一眼伏羲。

  “准!”

  收一条听话的狗,总比一个屡次挑衅天道的狼要顺意的多。

  即便一群狗也比不上一只狼!

  鸿钧既身合天道。

  可是无比清晰的感应到了红云几次三番抗拒天道意图。

  镇杀其他先天圣灵,更是干扰天道有意灭妖屠巫的量劫,岂不是逆天忤道?

  这种不尊天道的家伙,怎么可能让他有证道成圣的机缘呢?

  准许伏羲落座的命令一出。

  已然群情激奋的众强亦是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女娲伏羲兄妹二人。

  有人惊羡,有人眼红!

  尤其是早早杀来的冥河,此刻恨不得双眼滴出血来,眼睁睁看着证道成圣的机缘又一次从自己面前溜走!

  女娲伏羲兄妹瞬间成为了众矢之的,顿觉如芒在背。

  拒绝?

  那可是证道成圣的机缘,谁能抗拒?

  答应?

  那就是彻底和巫族决裂,和红云撇清关系。

  女娲心中焦灼,不经意的看向红云。

  “为了区区一个红云,得罪道祖,放弃圣位?”

  “怎么可能!”

  当即犹豫着迈出一步。

  伏羲此刻亦是大喜过望,没想到还因此得了一道圣人之位!

  “拜谢道祖!”

  话音刚落,立刻不顾众强灼热的目光,直接拽着还有些犹豫的女娲飞身而往,稳稳地落到了蒲团之上!

  乍一见到这一幕。

  红云眼中好不容易亮起来一点的精光,再度逐渐黯淡了下去。

  心中信念一点点颓然。

  “让第二人格出手又有什么用,吾已经不想争抢了。”

  “圣人之下皆蝼蚁,不会是道祖的对手的,何必招惹事端,日后大不了和好友在万寿山潜心闭关,不再过问洪荒中事也就罢了……”

  见到红云连争辩的意思都没有。

  准提自是更加得意了!

  谁人成圣他不管,但西方两道圣位已定,自可高枕无忧。

  只要不让和红云有关的人得了圣位,那就是他最愿意看到的。

  “道祖三番传法,既然蒲团六圣之位重拍已定,不可再有异议!”

  “尔等应当肃静,入座听道!”

  “拜请道祖传法!”

  说罢,其余五位独占蒲团之辈,更是面露傲然,纷纷纳拜。

  “拜请道祖传法!”

  眼见大势已去,东王公西王母之流,只不过是看热闹而已。

  这时候自然选择乖乖听道,纷纷落座。

  帝俊虽心有纠结,但若女娲伏羲成圣,对妖庭也未必没有好处。

  可见到红云颓然,心有不忍。

  若是没有红云一路扶持,也没有他妖庭盛况,更不可能称霸数千年,有如今的地位!

  一时间,也动摇不定。

  既要为妖族大局考虑,也要顾念红云恩情,是在难以下定论。

  可太一混战一方,素有战神之称。

  如今听着这些家伙嚣张之,见着这不公之事,自然是暴怒不止!

  他虽然瞧不上三清的本事。

  但这回倒是对通天刮目相看,颇有赏识之意,能够为了公允之事而舍弃天道圣人之位,此为大义!

  自己如何能袖手旁观,不支持红云大兄?

  率先咬牙切齿的站了出来。

  “道祖!吾妖族也认为此事不公!”

  “那蒲团,便是老子元始身负开天功德,理应不灭,占据其位也就罢了,吾等无话可说!”

  “可西方那两个家伙凭什么?”

  “颠倒是非,算计摆布,他们霸占了本属于红云和鲲鹏的座次,这不公允!”

  此一出,鲲鹏等人,众多妖王,更是怒而咆哮起来。

  “请道祖主持公道!”

  “蒲团早有所属,不可替换!”

  眼见妖族又要闹事,接引顿时皱起眉头,如今有道祖撑腰,他自然谁也不惧。

  “放肆!”

  一声厉呵,当即准备镇压妖族!

  可万没想到。

  这时候镇元子突然冷哼一声,一步迈出。

  “道祖面前,吾等不能放肆,你就可以放肆了?”

  “轮回镇压!”

  轰!

  话音刚落,磅礴的地道之力瞬间爆发开来,重重向着接引碾压而去!

  咚!

  一声巨响,接引准建被打的金身破碎,倒飞而出!

  千钧一发之际,鸿钧脸上露出一丝怒容。

  “狂妄!”

  嗡!

  霎时间,强大的天道力量直接笼罩住了被镇元子一击重创的接引,顺价恢复了他全部伤势!

  镇元子出手之际,人已然飞身来到红云身旁。

  见到好友深受打击,茫然颓废的样子,自是皱起眉头,不敢相信这是助自己得到地道轮回机缘的好友!

  “好友,这是你的机缘,吾等也会助你出手!”

  “为何要放弃?”

  “凭什么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如今要拱手让出?”

  “好,你送于吾的机缘,今日就让吾也来替你争一争公平!”

  红云见到好友挺身而出,顿时心中有些焦急。

  “不,好友!”

  “这恐怕会连累你的!”

  “算了吧!”

  镇元子闻皱眉,满眼的不可思议。

  “算了?”

  “好友,这本就是你的机缘,为何要算了?!”

  “吾一定要替你据理力争!”

  眼见他这般窝囊,潜意识中的林檎却是冷哼一声,充满嘲讽的嗤笑声再度传来。

  “好友尚未身合地道,亦是未曾突破混元圣人境界,一旦暴露地道力量,岂会被天道所容?”

  “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好友为你而丧失机缘?”

  “让我来主导身体,还有一线生机!”

  听闻第二人格的嘲讽,主人格红云还有一丝犹豫,目光心虚躲闪。

  “不,我根本不可能是道祖的对手!”

  “道祖也未必就会对吾好友出手,岂会容不下地道轮回的存在呢?”

  正在此时,被救下来的接引已然缓了过来。

  可仍旧是被吓得面色煞白!

  虽然伤势复原,可心中震撼却无从消减,根本从未对抗过镇元子刚刚那种神通手段!

  轮回的力量,更是让他心惊不已,慌忙拜谢鸿钧。

  “多谢道祖出手!”

  说罢,更是愤怒的瞪大了双眼,带有几分惊恐的看向镇元子。

  “好你个镇元子,你哪里得到的这般诡异力量?”

  “胆敢在紫霄宫内冒犯道祖,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本座证道成圣之日,定然要拔了你的人参果树,灭了万寿山,以消吾西方因果!”

  此一出,镇元子冷哼一声,面无惧色。

  “西方也配霸占吾好友的蒲团座次?”

  “当日,就该将你西方夷为平地,半点灵脉不留,也不至于今日有你这贼人在此犬吠!”

  话音刚落,接引准提俱是面色铁青,怒不可遏!

  在他们最得意的时候,正要站在洪荒巅峰,把控成圣证道机缘的时候!

  又是和红云有关的家伙坏了他们的好事!

  镇元子刚正不阿,毫不避讳的直视鸿钧。

  “道祖,吾好友论修为,论德行,五一不比三清和接引准提之流更配得上天道圣人之位!”

  “吾心有疑惑,这天道圣人究竟看的是德行修为,还是谁当狗最听话?”

  此一出,十二祖巫狂妄之辈更是放肆大笑。

  “哈哈哈,好!骂得好!”

  “鸿钧老儿,你身合天道却处事不公,吾巫族也瞧不上你!”

  “这传道,不听也罢!”

  原本就无元神的巫族,向来不把鸿钧放在眼里。

  鲁莽之人只有一个信念,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而如今洪荒之中,唯一做到过这件事的是有一个人,他们也只承认打不过一个人,那就是同样可以施展肉身证道的红云!

  他们所修炼的《玄功》亦是红云所赐!

  什么斩三尸证道,什么天道之法,与他们何干?

  今日,既然镇元子站了出来,他们自然也不会背弃红云,与天道为伍!

  鸿钧淡然的脸上,此刻亦是露出一丝愠怒之色。

  目光灼灼的看向被六道轮回光环笼罩的镇元子,那力量,让他心中厌恶。

  “地道轮回之力?”

  “你从何处得来?”

  “这不是你应该拥有的力量,交出来,否则本座就要替天行道,将你镇压万丈九幽之下!”

  乍一听文此,红云猛然心中一颤。

  难道当真要亲眼让他看着好友也因为自己而痛失证道机缘不成?

  “好友的机缘,谁也不能动!”

  s..book721102855392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