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妖庭束手无策之际。

  吸收了全部力量的九枚混沌雷球来势不减,轰然撞破周天星斗大阵九大枢纽阵眼所在!

  轰!

  一声巨响,霎时间,混沌雷球炸裂开来!

  超过半数的大罗妖王如遭重击,瞬息没了抵抗之力,身处大阵最薄弱的缓解,根本来不及调动整个大阵的力量防御!

  伴着一声声惨叫,周天星斗大阵天幕轰然崩塌!

  遭受重创的大罗妖王如同雨点一样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大阵气势一泻千里,彻底没了再战之机!

  帝俊太一以身为阵眼,更是瞬间遭受重创反噬。

  猛然一口淡金色的大日金乌精血喷了出来,气息瞬间萎靡,可目光中却是怒火中烧,满是不甘!

  周天星斗大阵,妖庭最强依仗!

  竟然,就这么被破了?

  “妖龙,尔敢!”

  “那就连你一并杀了!”

  正当他们怒极,想要动手的时候。

  突然!

  哗啦啦!

  东海之下,上百龙族破空而出,咆哮当空,为首十八条四海龙王血脉个个竟有大罗之威!

  “吼!”

  龙吟震天,赫然拱卫敖天身后!

  便是妖帅鲲鹏一时间也根本分不清情况,四面八方龙族围绕而上,虽然只是四海蛟龙那些不成器的家伙,可一个个却又真龙之勇!

  赫然是在敖天真龙气息的笼罩之下,斗志大增!

  关键是,这真龙敖天乃是红云圣尊坐骑,大道圣人的宝宠,他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霎时间,这场面甚至骇人!

  乍一见到这一幕,帝俊太一顿时睚眦俱裂,万万没想到,原本归降的四海龙族如今全都跟着敖策反了!

  “四海龙族,你们好大的胆子!”

  “竟然胆敢公然判出吾妖庭三十三重天!”

  “难道是不把红云圣尊放在眼里了么!”

  话音刚落,一百零八大罗妖王,连带亿万妖兵更是分毫不让,剑拔弩张!

  似乎随时都准备动手平叛!

  敖天傲视群妖,没有退后半步,通体金光浮现。

  咻!

  眨眼的功夫,直接变成了一身着金袍的先天道体,负手而立。

  淡然看向帝俊太一身后,莲台之上的红云圣尊。

  “吾敖天,从未背叛吾主红云圣尊。”

  “一切 ,都是圣尊之意。”

  此一出,霎时间天地哗然一片。

  妖庭众强者个个信念崩裂,大眼瞪小眼,议论纷纷。

  一百零八大罗妖王,满是不可置信的看向高高在上的红云圣尊,这是什么情况?

  就连帝俊太一也是满脸疑惑不解。

  “红云大兄,这,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要放过通天他们?”

  面对质疑,红云越发面色铁青,咬牙切齿的死死盯着敖天。

  他当然能听明白这条龙话里真正的意思。

  自知第二人格今日是必定要死保通天,动手操之过急了,恐怕难以取得任何效果。

  不过来日方长,没必要现在就动用大道圣人之力。

  更何况还有一个天道虎视眈眈!

  要想赢得赌约,就不能让第二人格有任何得手占便宜的机会,在第二人格之前 ,自己绝对不能与鸿钧交手,否则就失去了先机。

  念及如此,当即冷哼一声。

  “妖庭,撤退!”

  “今日,看在金鳌岛截教的份上,暂时放过老子元始这两个家伙!”

  “但下次,保证他们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

  说罢,直接抬手破碎天地,大道之力涌动!

  轰!

  三十六品先天莲台率先破空而去!

  眼见如此,饶是帝俊太一深有不甘,可也不敢违抗红云的命令,毕竟妖族如今可谓是彻底和天道闹掰了,若没有大道圣人的庇护,根本难以料及后果如何。

  帝俊咬牙切齿,冷哼一声。

  “众儿郎,撤!”

  此一出,率先展开亿万丈金灿灿的真身宝翅,显化大日金乌本体。

  轰!

  振翅之间,天地崩裂,东海上狂风骤起!

  咻!

  一抹极致金光破空而去,直奔三十三重天!

  太一更是咬紧牙关,怒不可遏。

  却也不得不收手。

  只得冷冷的怒视一眼金鳌岛上老子元始那两个侥幸逃过一劫的家伙。

  “吾妖庭,迟早会让尔等形神俱灭!”

  “想要证道成圣,痴心妄想!”

  “撤!”

  一声令下,他同样化身大日金乌本体,冲天而起!

  咚!咚!咚!

  战鼓激荡天地,亿万妖兵如潮水一般退去,黑压压的天空终于恢复一丝清明。

  笼罩在东海之上的恐怖圣威赫然淡去,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不久之后。

  金鳌岛上两道气息更是冲天而起 ,直奔昆仑遁走!

  紫霄宫内。

  昊天亲眼看着圆光法镜之中发生的一切,同样是心情激荡不休。

  不过,更是满心疑惑。

  “老师,方才情况紧急,您为何不出手呢?”

  “若是真让妖庭那些家伙伤了天道根基,岂不是更糟糕么?”

  身为童子,昊天便是真正侍奉在鸿钧身畔的。

  而他也知道,道祖一早就知道东海之上发生的事情,更是一直以大法力神通关注着,随时都能出手。

  可直到此战消停,也未曾见道祖有出手的意思。

  鸿钧见到一切,则是神情淡然,轻哼一声。

  “有些可惜了。”

  “只差一点。”

  乍一听闻此,昊天更是满心疑惑不解。

  “可惜?”

  “老师,您是认为三清该死?”

  鸿钧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昊天童儿,你还知之甚少。”

  “方才的局面,老子元始必定没有危险,你以为吾亲自赐下的鸿蒙紫气,就是摆设而已么?”

  “只要大道圣人不出手,他们两个就不会形神俱灭,而吾也不会等着那红云小儿真的出手。”

  “可惜的是,妖庭只要在上前一步,通天乃至整个截教都将会投靠到吾天道座下。”

  “没想到,红云竟然还有如此眼界,早有准备,及时收手。”

  “一边派出妖庭彰显威严,一边派出那龙族余孽拉拢人心。”

  “这下,不仅是给了吾一记警告,更是成功让通天更加感恩他的仁慈,一举两得,吾还真是过去小瞧了他了!”

  此一出,昊天倒吸一口凉气!

  骤然明白了道祖在可惜什么,一瞬间对于刚刚发生在东海之上的整个局势有了全然不同的看法!

  当即暗暗咂舌。

  “原来方才东海一战并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天道和地道之争,而是一场心计,一场谋划!”

  “若非老师圣明,只怕会损失更大啊!”

  “那吾等应该怎么做,难道就这么放任红云继续搅乱洪荒这潭浑水?”

  鸿钧淡然一笑,意念一动,只接收了显化万物的圆光法镜。

  “时机未到,什么都不做。”

  “区区混元二重天,吾便是再给他万年,也构不成威胁。”

  s..book721102872569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